2017.05.17,随笔,一不小心到了科特迪瓦

前言

这是自己第一次来到科特迪瓦,也是自己最长的一次出差,之前最长的记录是16年在哥斯达黎加,40天。说起这个西非的国家,对自己而言,跟哥斯达黎加类似,属于那种在来之前听说的都不是特别多的国家,更谈不上什么了解。

而这次近两个月的时间,通常会借由一些偶然的机会,例如工作提前完成或推迟开始,会在这个陌生国家的某个城市简单的走走看看,算有个肤浅的了解。

既然地处非洲西部,就不能不提自己两年前去过的另一个西非国家-几内亚。那是自己在单位发生一些事情后挺身的时候,也是自己第一次全面接触现场试验工作,转眼已经两年,那时的经历和日志自己偶尔还会翻出来看看,那时对西非国家的认识,基本上停留在现场水电建设人员对国内的眷恋、对个人时光的不舍和奉献青春的摇摆,以及几内亚国家或机场人员的腐败上。

这次其实总体感觉差不多,却因为相比起两年前的专业水平和事物参与能力,都已大不相同,所以还是有些更复杂的感受。

一、科特迪瓦的印象

先还是说说自己对科特迪瓦这个国家,或者说对我们待了一段时间的经济首都阿比让的印象。

这是一个并不富裕的国家,据说曾经他们发展的不错,在多少年前中国还羡慕的介绍科特迪瓦,他们有一条如何宽大、现代的高速公路,但这些年过去了,中国早已腾飞,科特迪瓦却还是那几条公路。但正因为他们曾经发展过,所以他们也知道发达的好处,所以总体来说,见到的黑人群众做事还比较积极,并不如在其他非洲国家见到的那般散漫。

经济首都阿比让,俗称非洲小巴黎,因为临近海边,所以过去非洲的象牙都是从这边的海岸出口到世界各地,也就落得了象牙海岸的称号, coast of ivory就此得名,法文对应的就是Côte d’Ivoire ,音译为科特迪瓦。这些年过去,象牙早已成为违禁品,但这个名字却一直流传下来。

阿比让作为得天独厚的非洲海边城市,市区内贯通了内海(叫做泻湖),照理说怎么也不至于太落后和穷困。坐车路过跨湖大桥,真的没法想象这是在非洲,市区内到处都是葱郁的树林,高楼大厦也不少见,加上宽阔的湖面,让人有种到了欧洲的恍惚感。

但随处可见的平民窟般的住宅,破旧的无法落座的出租车,喧闹杂乱的市中心聚集区,终究还是打消了个人对这个城市所有美好的幻想。城市大多数人极其贫穷,据说月收入也就几百不到一千的样子,晚上被叮嘱一定不要出去,会很危险,那些住宅区也不要私自进去,可能会被抢劫。

城市几乎没有宽带,所以只能自己买手机卡上网,信号不好,25块钱一个G的流量还会赠送不少,算是满足基本的上网需求。宾馆的宽带也是如此,估计也是用手机卡加路由器分享,大部分时间比手机还慢。

城市这么落后,但街上的豪车却很多,上百万的车像宝马X5、奔驰GL、路虎发现者随处可见,与破旧的出租车和大部分破旧的私家车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其实也反映了这个国家的贫富差距和腐败情况。

整个国家曾经是法国殖民地,所以官方语言为法文,但自己对法国殖民地的印象,也许来自上次的几内亚,这些国家在法国人殖民结束后,除了语言,几乎没有留下太多的现代文化和思想,所以发展的都不太好。相比起英国殖民的马来西亚吉隆坡,由一个脏水沟变成现代化大都市,殖民者的确功不可没。而在科特迪瓦,虽然能找到星点的法国殖民印记,但整体的贫穷和落后,仍然让人感慨。对了,到这里后才了解到法国在非洲世界的影响力,现任总统是法国人扶持上台的,吃的喝的东西法国来的最多,据说科特迪瓦甚至还有法国的驻军。

阿比让商业区有那么几个,每一个都是以超市为核心,最大的要属家乐福,据说也是这一两年开张的,里面可以买的东西不少,毕竟当地的有钱人总得有消费的地方。但不管怎样,购物也好,消费也好,也就仅限于此了。

在阿比让随处可见中国人,这也是我第一次在一个外国城市,见到中国人远远比白种人多,可见中国人民的劳务输出能力。

但这种地方居然还有一个大大的民族艺术村,其实就是卖纪念品的地方,通常到每一个异国城市,自己总是能精准的找到这种地点,也算是锻炼出来的一个能力。

走进纪念品村,各种木质雕塑,玻璃制品,绘画和其他纪念品琳琅满目,完全看不过来,最后自己也就买了几种最有代表性的东西。

二、驻地见闻

这部分因为涉及到对口单位的信息,比较敏感,自己还是以说感受为主,尽量不涉及具体的人和事。

交通状况

驻地离阿比让大约六七个小时的车程,虽然距离不远,但路况也就中国国道加年久失修的水平,所以很难走快。如果刚乘坐了七八小时的飞机,下来再三四个人窝在汽车里待上七八个小时,这个过程还是相当考验人的。所以自己在到营地三四天后,发现两脚的脚底中部都鼓起了两个圆球,穿上拖鞋落地就疼,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后来想起来,可能是双腿蜷曲时间过长导致的水肿吧。

住宿的地方离办公区也就一千米左右的路程,办公区到厂房也差不多如此,但非洲的烈日,加上几乎没什么正经道路,所以主要靠定时的班车出行。自己喜欢走路,所以除非路过的开车者好心搭载一下,几乎都是步行往返,这也成为被晒黑的一个主要原因。

营地边上有个小镇,距离驻地大约5公里的距离,但据说去那边的路上会有抢劫,所以一般都是搭车前往,每周日上午九点,会有趟班车过去,自己会到镇上的两个超市买点饮用水和补给。

疟疾的担忧

在来之前最担心的就是疟疾,结果却让人很奇怪,可能是房间关的比较紧的缘故,整个房间四十多天的时间里,几乎没有见过蚊子,可能总共也就那么一两只被人工消灭了,但真的跟北京家中的蚊子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所以我们也开始在生活中短衣、短裤加拖鞋的穿戴,尤其是身边大多都是来了很久也没得过疟疾的人…

但后来便经历了一次事件,有天晚上去电厂加班,发现蚊子非常多,突然一下子知道这边疟疾的源头了。几天后,得知一个晚上加班的翻译得了疟疾,第二天便见到了他头发湿漉的发病加治疗过程,我们便开始有些紧张,但仍没有太在意。几天后,单位其他部门的一位年轻同事,在几个通宵加班后,果然也得了疟疾,看着这位几天前还生龙活虎的健壮年轻人,从车边孱弱的搀扶走过来,脸上显示出全身疼痛的虚弱表情,拉开了他的双腿裤管,腿上全是被蚊子叮咬的疮斑,当时我就彻底被吓坏了,回来后几天时间里,自己一直在哆嗦,我想他的父母要是看到自己儿子所经历的一切,会有多么心疼、难过和后悔呀。

但不管怎样,晚上我们避免加班,如果非去不可就长袖、长裤加涂满防蚊膏,白天不管在哪里,照例蚊子很少,总体来说,正是因为现场太容易感受到安全感,大意和夜晚加班才乘虚而入,成为疟疾的祸首。

工作的体验

营地建设相当不错,甚至说是我们见过的在国外的最好的营地也不为过,有篮球场、游泳池和网球场,整个营区环绕一圈一公里左右,跑起步来小小的坡度恰到好处。

但感觉大家参与不多,都是些设备厂家的人员在活动,建设单位的人员几乎没有,甚至连饭后散步的人都不多,可能这跟企业文化或领导的好恶有关,如果员工晚上活动太丰富,也许会让领导生出“下班后精力这么充沛,白天看来没有怎么用心”的疑虑来。

但说句实话,这种远在异国他乡的思绪,以及工程进度的紧迫感,还有周末没有休息日的疲惫(去了后过了很久才出周末休一天的通知),正是需要一些活动或个人的宣泄才能保持平衡,虽然偶尔也有些活动,但更像是面子上的事情,如钓鱼和徒步这些。但工作人员的状态,还是很容易看出隐藏的情绪。

自己在几内亚的博文里,用了很大篇幅来写自己感受到的当时在现场的建设人员的心酸,他们想家和家里的孩子,想过更丰富多彩的生活,感慨青春的奉献,但毕竟这是个人的选择,也获得了或多或少的经济回报,所以也不好说什么,每个人其实都在向命运妥协,不过表现不同罢了。

情况在这里亦是如此,所以对任何离场和回国的消息,大家都很敏感,因为这会刺痛他们忧郁的神经。

饮食和购物

现场饮食也还不错,每餐大大约两素一荤,荤菜通常是土豆烧牛肉、冬瓜红烧肉、木耳回锅肉这种,四川的厨师,所以味道不错,当然吃的时间长了还是会腻,但这也是国外工程的通病,做到这一步已经实属不易了。每周会有一次面食,自己先舀点酸豆角之类,然后在大钢盆里捞着汤面。每周厨师还会私卖些卤菜,毕竟不是正务,所以量不多,经常到了要抢购的地步,这也让我每次见到这个场面–堵在窗口踮着脚尖的一群人,都会想起在高中早自习后去校门口边食堂抢鲜肉包子的情形。

比较有意思的是居然有两次大型桌席活动,一次不知是庆祝蓄水成功还是复活节,另一次是火锅,有老家结婚或大事宴请的排场,浩浩荡荡数十桌,好几百人,预先打印每桌人员名单,对号入座,在远离祖国的地方,绝对是终生难忘的体验。

营区没有小卖部,购物周末去超市买,而且东西也不多,基本属于有钱花不出去的状况。每天从住地到办公区,路边会有几个小石墩,那是附近的村民搭建的所谓的市集,三三两两的大人和小孩,在篮子里摆着他们从附近摘来的香蕉、菠萝、木瓜、牛油果、芒果和花生。每天种类不一样,质量也不稳定,价格很便宜,折算人民币菠萝五块一到两个,芒果五块五个,木瓜五块两个大的这种,所以来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自己把芒果和木瓜吃够了。

一点感受

珍惜

在这种地方待久了,真的觉得自己出生在中国,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虽然比不上欧美发达国家,但这里本土人民的生活,真的是处于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初级水平,虽然有汽车和手机这种科技发展带来的生活手段的改善,但总体来说,那里的一切,还是相当原始。

所以回到北京的那一天,我骑着摩拜单车,走在长安街上,看着来往的行人,突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从西藏回北京,踏出飞机的舱门,突然发现不用大口呼吸空气了,那种幸福感无法言喻。但话说回来,我们平时难道不是对这些所谓的美好和幸福熟视无睹么?

对建设方的理解

记得刚来的一段时间,自己还会发些说说,例如现场住宿条件差、饮食单调等等,但后来越来越能理解他们的难处,发现他们也一直做着努力,虽然有限,却也没有办法。这也让自己更像是从一个局外人,变成了建设方的一份子,从刚来时苛刻的发牢骚,到后来的去思考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并尝试着理解他们。

我想很多时候做人也是如此,站在个人立场的时候,跟站在对方立场的情况下,思考问题的角度、方法和态度都会有所不同,这时我们更需要理解,毕竟大多时候我们并非完全置身事外。

对时间的管理

在非洲呆了近两个月,真正忙的时候并不多,所以自己也把这次视为一个自我管理绝佳的机会,我会在日志本上记录着每天从早到晚的时间安排,看看有没有浪费的地方。我想,也只有在单位并没有给自己安排事情,或者现场没有什么工作的时候,才能显示出一个人对个人时间的认知,以及在时间上的把控能力。

所以每天例行的背单词、练听力、阅读,以及自学专业知识,让自己一直充满了激情和希望,因为自己知道,在每天工作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在异国他乡,给自己一段稍稍空闲的时间,来安排自己的学习生活,实在是太难得了,所以也就格外珍惜。

学习技术的好机会

由于是电站第一台机组的投运,所以建设过程也伴随着许多困难和问题,自己也如饥似渴的了解和学习着,尤其是各个不同的设备厂家,都在为黑人运营者提供着培训,这些课程相当基础和简单,却正符合自己水机之外的专业水平,所以做好预习工作,去蹭听现场的各种培训,甚至缠着一些厂家给自己在现场解答和讲解,随着这样时间的推移,自己对调速、励磁、消防等设备的了解越来越多,自己再走在电站的各种柜子和设备间时,突然觉得这些东西都生动了起来,因为对他们的了解的越来越多,也能够时时勾起自己在书上看到的知识。

结语

这样的一次西非之旅,有遗憾和烦扰,有好奇和感慨,还夹杂着思念和疑惑,但不管怎样,每个人的生活、理想甚至生命的价值,还是靠自己每天所做的事情来体现和推进的,我们也因此而成长。在艰苦的地方,让人学到珍惜;在发达的地方,让人长进见识,困苦中收获快乐虽然谈不上,但却给人反思的机会,所以仍然感谢这样的一次旅程,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也成长了许多(至少在专业知识上)。

最后放上几张营地的照片:

写下评论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