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5,随笔,春节杂谈-关于回忆和其他

难怪娟说自己是个怀旧的人,虽然现在已经举家搬往市里,但大年初一的清早,自己一定要开车带上全家老小,去16公里外的故乡小镇拜年,那条儿时的小巷,几年前还有些熟悉的人 ,这几年过去,基本只剩三五家了。

串门拜年时经常发现,那些记忆里模糊又模糊的小孩们,现在居然都是大人模样,他们好像也不太认识我。于是每年的春节,得益于父母兄弟姐妹众多,还能感受一些新春气息,其他自己一直努力挽回的回忆和过往,便真的是细沙或流水从手掌指缝流走、根本就阻挡不了的感觉了。

自己特地花了半天的时间,带着娟去重走当年自己上学的小路,寻找当年的学校,辨认学校前当年掉进去过的池塘,但各种变化却分明告诉自己,自己早就不属于这里。这让我想起有年回学校参加大学同学聚会,我住在当年自己宿舍楼斜对面的宾馆,站在阳台上看着路灯下三三两两的学生,自己悲观的发现,宿舍楼还是那个宿舍楼,没有了当年的人,当年的事,当年的晚自习,就永远无法找回那时的回忆。

自己的小学,教学楼还在,其他的已经变了模样
Continue reading

2018.12.26,随笔,非洲三大奇迹之维多利亚瀑布

自己去津巴布韦前夜,在娟的校友聚会上,她的一位同学告诉自己,是如此希望能去非洲,看看无垠的草原和多样的动物,可在自己的印象中,自己去过的非洲国家里,苏丹也好,科特迪瓦也罢,仿佛都跟那个生机勃勃的非洲没有关系,自己能记起来的,除了出入境时海关人员的各种贪婪卡要,只剩下骄阳烈日和满地的尘土了。

而这次来到津巴布韦,自己终于发现了一个本该如此的非洲。 

机场的动物标本
Continue reading

2019.01.12,生活,2018年终总结之生活与工作篇

2019年的第一天,零点零分全家合影

作为2018年一年的记录和总结,大半还是流水账,本来想放些照片,但塔吉克斯坦的网络实在连文字都难发出,就简单写些文字罢了。

1、生活

今年230多天的工作出差,的确令人神伤,不过生活总要过,对于回家像出差,出差像回家的自己而言,能数得过来的寥寥周末,基本全家或跟孩子和娟一起,参加博物馆活动或逛逛书店展览馆。这里列下记录的活动,顺便加上几个字的点评。

展览或活动:

01)2018年04月,天津博物馆,《风骨-京津冀名人名作名物展》;

看到徐悲鸿在他某位朋友的院子门前徘徊了几个小时,他的老婆谎称外出有事,实际却就在院子里–有时觉得哪怕是大师,人情世故和情感家事也让人唏嘘,例如婚姻后期的徐映霞和郁达夫、沈从文和张兆和。

02)2018年05月,世纪坛展览馆,《岁月夏宫-俄罗斯彼得霍夫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特展》;

在圣彼得堡的冬宫与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二世结缘,在北京听到了周老师讲解的夏宫展览,再看了两季《叶卡捷琳娜二世》电视剧,终于比较全面的了解了这位喜欢数学、物理,并常年与伏尔泰、狄德罗写信的德国女孩,以及她如何从女孩到女王,再让俄罗斯走上历史的巅峰的艰辛历程。

Continue reading

2018.12.18,工作,从职业到使命—我与水科院的十二年

写在前面的话:

本来不想在这里放上这篇文章的,但考虑作为纯记录或资料保存,还是放上来了。这篇文章的缘起,是今年参加水科院建院60周年的一个征文活动,自己想了想,在工作的12年里,每隔4年恰好就有一个小小的节点,把自己的工作连接起来。于是在今年四月底,从科特迪瓦出差回国的大巴和飞机上,也是在约稿的最后期限前,用iPad敲下了这篇文章。

实际上文章掺杂着文艺或宣传的因素,便少不了毫不谦虚的自溢之词,以及主旋律般的抒情和感慨,虽然事情都是真实发生的,但一定会有所取舍和偏颇,希望看过的人千万不要在意,自认为资质平凡且性格直白,做事行为也颇为坎坷,无论如何,世间一切,终归尘土,自己不过想努力活过,而已。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所以在水科院建院60周年时,来回首自己过去十几年的工作和生活,是个很好的机会。因为自己很容易发现,记忆里过去那些让自己紧张、激动、感慨和骄傲的时刻,基本都与水科院有关。从这个角度而言,与其说这是自己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的职业生活十二年,不如说是自己加入水科院、成为水科人、与水科事业共同成长的十二年。

这十二年里,自己有过疏忽和挫折,有过气馁和沮丧,但最终仍咬牙坚持,并逐渐褪去新人的懵懂和青涩。此时的自己,从工作中感受到的,除了职业的要求,还有另外一些东西,它让我更加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工作,并尊重在身后给予自己强大力量与支持的水科院,也许,这些东西可以用一个词来描述—那就是水科人的使命感。

认识和改变并非一朝一夕,但对自己影响深刻的几个片段,甚至是几句话语,却一直在提醒和鞭策自己,作为水科人,是如何走到今天,以及还将如何走下去。这里,自己将十二年的心路历程以及个人对职业的理解,用三个小故事记录下来。

一、2008年:欧洲临时翻译—意外的收获

Continue reading

2018.10.08,旅行,柬埔寨吴哥窟自由行

前言

娟作为老师有个最大的优势,就是每年暑假假期比较固定,这样虽然自己无法确定什么时候在家,但一个人去将就另一个人的时间,总好过两人都没有定数那种。所以每年国外旅行基本上安排在暑期,但按照惯例,暑假两个月我单位的事情总不少,于是一拖再拖,每次旅行总在8月底仓促的启动。

上半年在世纪坛看过俄罗斯夏宫的文物展,想去俄罗斯,按照习惯买了本孤独星球的《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把《叶卡捷琳娜二世》两季电视剧看完,可机票提前预订时间太短,五六千一张的机票,终于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含泪放弃。

目光在亚洲晃了一圈,迅速锁定了吴哥窟,毕竟作为去一趟便算打卡了的地方,费用比较合理,文化意义其实不大,相比起罗马、埃及这种最好能了解一些文化的地方,现在孩子只有六岁,记忆的东西不会太多,去了也没有孩子记不住的遗憾。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