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6,展览,世纪坛‘漂流的文明’艺术展

psb

偶然在微信的订阅号“中华世纪坛”上看到了一个展览–‘漂流的文明’世界六大博物馆时空巨献,后来知道,这是个多媒体展览,并没有实物过来,虽然有些遗憾,但作为自己很早就有的要逛遍世界几大博物馆的梦想,这次算是初步的了解,为以后做准备,再普及一下自己西方艺术史的基础知识。

这六个博物馆分别是法国巴黎卢浮宫,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馆,俄罗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

其中法国巴黎卢浮宫呆过短短半天,跟其他所有中国游客一样,见过三件镇馆之宝后便匆匆离去,但当时那些精美的古典主义画作,的确给自己的心灵巨大的震撼,也让我产生了探究西方艺术的好奇心。

psb (1)

卢浮宫前留个影,标志性建筑玻璃金字塔

俄罗斯圣彼得堡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因为时间比较充裕,自己居然在里面呆了整整三天,第一天主要游览作为皇家宫殿的冬宫(跟故宫紫禁城类似);第二天逛遍了作为博物馆的埃尔米塔什(跟中国的国家博物馆类似),各种希腊、罗马、埃及、日本的历史文物等等;第三天,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终于作为艺术的殿堂尽情展现,自己的重点在于各个时期的绘画作品,尤其是让人目不暇接的新古典主义和印象派作品。

psb (2)

让路人帮忙照个相,远处绿白相间的建筑就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我想国外的博物馆,按照建筑本身的历史、博物馆、艺术馆这样三步来游览或观赏,可能是个比较好的方式,就像故宫,大多数人看到的是故宫的建筑群本身,三大殿、东宫西宫,这算第一步;穿插在故宫不同房间里展出的精美物品,算是第二步;最后一步就是故宫收藏展出的书画了。但故宫的博物和艺术功能,主要都与皇家起居有关,并没有扩展到世界文明范畴。每次想到这里,便觉得可惜,中国几乎没有一家博物馆或展览馆,常设有世界各大文明的历史、文物和文化展,但世界六大博物馆却不同,它们陈列的都是世界不同文明的珍品。也许你可以说近代西方列强的豪夺强取,让他们拥有这样的文物资本,但中国长期天朝上国的思想,的确不会出现博世界之文化,与民众之共享的可能。

世纪坛展览馆曾经做过这样的尝试,当年“伟大的世界文明”常设展,让我了解七大世界文明的同时,也认识到作为文明古国的我们,文化中伟大和渺小落后的地方。后来这个展览因为种种原因撤展,“伟大的世界文明”第二期也无限搁置,这一切都仿佛告诉我们,环境并不鼓励大家去了解外面的世界,这样的旋律和格调,与近代的闭关锁国又有什么分别呢。

再来说这次展览,自己去了两次,第一次是微信公众号中提到周六下午邀请讲解员进行专场导赏活动,这次的老师是研究艺术史的,所以围绕着所有的艺术作品,主要谈论他们在艺术史中的位置,以及各自的风格对比。

对卢浮宫而言,照例是三件镇馆之宝。这里的胜利女神是树脂做的,是希腊神话中的胜利女神,她常见于雅典娜手上托举的小雕像,手上通常举着橄榄枝。雕像当初是伫立在爱琴海萨莫色雷斯岛的悬崖上,面对着大海的方向,她是公认的古希腊雕塑家们高度艺术水平的杰作。

psb (3)

这里的《蒙娜丽莎》很大,足足有一米多高,这倒让我们得以观察她那神秘的微笑的细节。不过达芬奇最有名的透视法(见背景)和晕染法(见脸部的阴影)的确在这幅画上能够完美的展现,相比起波提切利的线条,个人还是喜欢这种更自然的表现手法。

psb (4)

实际上的《蒙娜丽莎》却小得多,比A4的纸大不了多少,真正在卢浮宫,自己对这幅画,观赏是没法做到,最多只能感受名画的气氛了。

psb (5)

而《米洛的维纳斯》,这里用到的三维模型显然有些粗糙。虽然加入了互动的因素,但好像有些小儿科,几乎让人无法认真的去欣赏。

psb (6)

真实的维纳斯,却让人萌生敬意。

psb (7)

不过还是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德拉克罗瓦的代表作《自由领导人民》,左下角的裸露下半身的男子,展示的画面裁掉了下面的部分(照片中挡住了),这让我想起曾经发生过的央视新闻中米开朗琪罗大卫雕像的马赛克事件,无知至极。关于这位自由女神,为什么要裸露上半身,这里有篇最好的解释。http://daily.zhihu.com/story/4412256。所以一直有这个感觉,了解的越多,越能知道自己的无知,却能引导自己走向智慧和美。

psb (8)

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馆的介绍就有趣的多,随着音乐响起,不同的画作都会相应的动起来。不管是丢勒还是拉斐尔还是洛兰,他们的作品动起来还真是让人觉得生动不少。

psb (9)

第二次是周老师的讲解,不过孩子很多,几乎到了拥挤的地步。

psb (10)

乌菲齐博物馆的《春》和大英博物馆的罗塞塔石碑,都是这辈子一定要去亲眼见证的东西。

psb (11)

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珍品很多,既有伦勃朗的《浪子回头》,还有鲁本斯的《战神与维纳斯》,更不用说无数印象派的珍品。但这次展览中好像并没有怎么表现。

psb (12)

整体而言,作为一个去了两趟的展览,自己更多是作为讲座来听的,因为没有实物,而且许多设计让人无法专注于展品本身,另外,对于题目中“漂流的文明”,实在是没有地方得知它想表达的含义。当然,作为普及型展览,尤其对孩子们来说,还算不错,有看有听也有玩的。说句实话,自己实在是太期待中国能有一处展示世界各大文明和艺术的常设展了。

但老天仿佛特别眷顾自己,国家博物馆最近就冒出了两个展览,《威尼斯与威尼斯画派》和《罗马尼亚珍宝展》,前者精选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三地的重要藏品,为我们梳理了15-18世纪威尼斯绘画的发展脉络,作为文艺复兴的收尾之地,展览精选了威尼斯美术馆和乌菲齐博物馆的作品,据说还有几次展品轮换,看来自己一定要多去几趟了。

写下评论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