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8,随笔,3月开始一直呆在非洲科特迪瓦

真的希望能早点回去。

可惜现场进度不如人意,每天呆在营地,完全没有办法,只希望没有浪费生命、浪费时光。

2018.02.07,随笔,2017年生活和工作总结

断断续续在iPad上写过好几次2017的年终总结,总因为手头的事情中断,看着时间一天天的掠过,尤其自己一直呆在科特迪瓦,感觉如果不在回国前把这个事情做完,可能下次要直接写2018年的年中总结了。


2012年自己做了从参加工作开始五年的个人总结(五年个人总结链接),并想从那年年底开始,人生能有一个简单的、新的开始。

2013年起,自己每年总结,喜欢给过去的一年一个关键词:


那么,在2017年已经过去一个月的时候,对那段很近又很远、枯燥而又抗争、思考而又彷徨的日子,自己想用”挣扎“来概括,但最终,自己选择了”磨练“。
先简单写下几句总的感想,过去一年里,自己经历了波折,也做了一些事情,但正如一个平凡路人的普通生活,基本上没有什么精彩或激越可言,甚至记得2016年的总结里,自己甚至都没制定所谓的2017的计划,这样倒更没有什么指标好检查或比较的了。

Continue reading

2018.01.31,随笔,最近看的几部电影随笔

1)《Loving Vincent 》(至爱梵高)

自己在两三年前集中过一段时间了解梵高,起因可能是首都博物馆的一幅梵高自画像的展览,但后来在圣彼得堡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梵高的作品在一片印象派的画作中格外夺目,自己看着那些堆积而流动的色彩,第一次感受到绘画作品是如何宣泄画家本人对人生的激情和抗争的。

自己之前已经清楚提奥和梵高的关系;知道梵高的姓名与他刚出生不久就夭折的哥哥相同;还有高更和梵高黄屋子、割耳朵这一系列事件,但这次的《至爱梵高》,却给自己一些以前从未关注过的视角;包括梵高知道自己精神有问题后是主动去医院医治的;梵高的死是自杀还是他杀;加歇医生在梵高生命中颇为矛盾的角色;居然还知道梵高的最后岁月,居然跟一个无赖年轻人共处很久。

Continue reading

2018.01.29,随笔,2018就这样来了

连2017年的总结还没有写,更不提什么2018的生活工作计划了,2018居然就这样仓促的来了。

元旦过后就来到了科特迪瓦,这个自己去年呆了一百多天的非洲国家。

在这种异国他乡,事情多的时候倒还习惯,如果处于等待或搁置,总会无端烦躁起来。因为和国内有8个小时时差,自己几乎每天都会在半夜或凌晨,跟国内联系些事情–工作或私事,这样便带来一个不知觉的恶果,自己基本上属于神经衰弱的状态,晚上睡不着,白天人眩晕着。

其实非洲的生活还不错,吃饭住宿都还习惯,当然,每天没什么活动,白天夜晚,除了上网看看新闻或消息,自己会觉得离那个现代而嘈杂的祖国,那个寒冷而熟悉的北京,很远很远。对不太习惯长时间出差的自己而言,的确是一种考验。之前早已发现,除了钻研些手头的事情,自己其实能做的相当有限,远不如在国内工作有计划和效率,毕竟那里自己可以调动的资源多得多。

完成去年365天的背单词计划后(实际完成310天),报复性的歇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有些对自己太苛刻,一段时间里,完全不想挨英语,恰好在这段时间里,与一群法国工程师每天沟通–当然是用英语,所以也算是从阅读型学习转向了实用型应用。但那些单复数和时态,自己一说快就容易出错,毕竟意识并没有跟上,也没养成习惯。听力同样断层的厉害,ESLPod全部听得懂,而哈利波特这种AudioBook就容易出神。所以歇过一段时间后,自己又开始在睡前啃英文小说了,不管是催眠,还是麻醉自己,英语的学习和应用,都仿佛是一种最好的药物。

住宿的地方容易停水,不敢跑步,担心一身汗回来却得挨到早上才能洗澡。但也许是睡眠和情绪的原因,消瘦的不少,所以长久以来自己努力的减肥,居然就这样达到效果,但同样发现头发的状态是越来越差了。

很想念家人,所以在外的时间越久,越希望能多补偿些什么给她们。给娟和孩子订了去外地看望她父母的往返机票,希望能在网上多给孩子买些书和玩具,鼓励娟买些喜欢的衣服和鞋子,也和她分享爱美的喜悦。

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带着她们驱车千里,回到老家过年,也算是自己一年里唯一心动的事情。自己真正像个孩子,去寻找童年的印记,去感受亲属和父母的宠溺。

毕竟是新年伊始,有时候会想下自己这些年,自己并不是特别有天赋的人,也不够努力,所以看到那些年轻的英才,和已经付出和收获很多的九零甚至零零后,自己没有嫉妒,没有仰视,也没有感伤,但总会徒生些迷茫,仿佛那些无病呻吟的民谣歌手,或者跋涉多年却仍然在在原地打转的徒步者,不知道怎样做,才算过好自己的一生,这种情绪,对于一位已趋不惑的平凡中年,实在太典型,却又太不应该。

许岑曾经有句话,“在平坦的道路上曲折前行”,自己更像是倒过来,“在曲折的道路上平坦前行”。而立之后,不惑之前,离知天命的时间却还远,2018年已经过了快一个月,如果说祝福或鼓励的话,还是为了自己和家人,活的简单些吧。

2017.12.01,生活,第三次来到了科特迪瓦

 今年一年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呆在科特迪瓦–这个我今年以前基本上没听说过的国家。说实话,许多以前没有听过或者很遥远的城市,例如哥斯达黎加的圣何塞,智利的圣地亚哥,苏丹的喀土穆,几内亚的科纳克里,居然都因为工作的性质,每个城市会呆上相当一段长的时间,真有种造化弄人的感慨。

记得很早以前看哲学启蒙书-《苏菲的世界》,里面主人公苏菲的爸爸是联合国的维和人员,经常在全世界各处跑,苏菲对爸爸的印象就是以世界各地为背景的爸爸的照片,或者邮寄自世界各地的明信片而已。最近恰好重看这本书的英文版,突然觉得异样,自己当年追随苏菲的脚步去了解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现在却更像是苏菲的父亲,只能给家里孩子陌生而遥远的印象了。


不过因为大部分时间呆在工作现场,那通常是离城市五六甚至七八个小时车程的大山里面,所以通常而言,谈不上什么异国感受或旅游心情,更多的印象是枯燥的营地,闷热的厂房,以及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不同专业的工程师间的交道和闲谈。


再来说科特迪瓦,这是自己今年第三次过来,基本只待在工地,没有时间也没有车能送我们去城市,离营地大约五公里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城市,说是城市,感觉更像国内的一个中型乡镇。毕竟自己老家镇上已经有了无数小号家乐福规模的超市,而在五公里远的这个“城市”里,也就几家两三倍便利店规模的超市而已。所以生活其实很枯燥,甚至在返程的飞机上,自己努力回忆,想写些平直叙述风景、场景或者遗失的文字,都不知如何下手,还是来说自己的所思所感好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