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30,读书,17年读书笔记07《Harry Potter and the Chamber of Secrets》

这是哈利波特系列的第二本,本来上次该先看它的,结果弄错直接看成第三本《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了,那是我觉得相当不错的一本小说,把穿越、反转等元素用的淋漓尽致,突然有点痛惜自己当年能在影院看哈利波特的电影睡着了。

这次的密室情节,其实算一部悬疑故事,开始抛出了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有个秘密房间的说法,每五十年会被蛇族的后裔打开一次,然后出现系列凶杀案等等,吊足了阅读者的胃口。

然后出现哈利波特会说蛇语的剧情,大家都怀疑他就是蛇族传人,接着凶案一件接一件的发生,眼看霍格沃兹就要关门了。但哈利波特和荣卫斯理以及赫敏三人,通过几个分剧情的线索,最终推理出秘密房间在哪里,然后深入蛇穴、搞定一切、挽救众人。这本书最终谜底的揭开,居然还把第一本中大反派伏地魔的背景也交代清楚了。

这时其实我都有些崇拜J K·Rowling了,抛开对魔幻题材的精彩描述和构建了完整的魔法体系不说,哈利波特系列的剧情构思,以及几部小说之间的承接,都非常不错,我想自己在看过了这三本哈利波特小说后,也算彻底转粉了。

阅读全文 »

2017.10.29,随笔,人在非洲近一个月没有更新了

待在非洲近一个月,每天事情不多,项目艰难的推进着。

每天生活范围就在营地的房子里,方圆几公里没有人烟,没有小卖部,没有任何与社会相关的设施。有时候开玩笑,也许软囚就是这种感受了。

一个人在这里能干的事情有限,所有的工作基本上自己动手,突然觉得以前在单位里,能调动一切人员和资源,自己能发挥的作用是大多了。

情绪会有波动,经常会因为事情的顺利或不挫折低沉或兴奋,自己尝试着如何习惯或适应这种生活,例如有规律的学习和做事。但总体而言,现代社会仍然离自己很远。

阅读全文 »

2017.09.03,游记,17年泰国自由行之准备计划篇

计划去泰国其实时间相当仓促,一直在等娟暑假的消息,她那边既有高三毕业班的收尾事情要做,又有下一年度学期的计划开展。眼看着暑假一天天过去,自己的工作安排也越来越饱满,我却只能一直密切等待,直到有天中午,我们正式决定,不管了,当做可以成行的可能开始吧。

于是几乎所有的准备工作在某天中午开始,并在下午结束。之前买过一本书,是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出品的,名字叫做《曼谷和清迈》,这就注定了我们的这次旅行,重点就在这两个城市。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全家日本自由行,随身带的还是孤独星球品的《从东京到京都》,于是一切旅行围绕这本书展开。这次的过程完全类似,我都觉得这是自己计划和筹备自由行最好的偷懒方法了。

阅读全文 »

2017.08.29,随笔,大学同学北京再聚

数年前回过一次母校,参加毕业多少年的聚会,夜晚住在原来宿舍边上的宾馆里,感觉相当奇怪,因为无论如何,自己已不属于这里,夜晚趁着凉风,出去散散步,回来也不会有吵闹和熙攘的宿舍房间等着你,没有什么认识的人,除了你和那些冷冰冰的水泥大楼外,一切都已改变。那种光阴不再、时空交错的无奈感,让人难过和唏嘘。

这次大一的辅导员过来,在北京的同学邀约着一起吃了个便饭,说实话,感觉也很特别。几位同学虽然人在北京,但平时联系寥寥,一位来北京十一年但从未见过的舍友冒出来了,一位昨天还在上海明天就要出境的舍友赶过来了,有从外地恰好来北京旅行的同学,还有从美国回来一直未碰面的舍友(好像好几位都是舍友),而自己,也不过从非洲回来不到一周。所以就因为这样一位既是老师也是朋友的客人的到来,我们居然重逢在了一起。

见面前,辅导员说想听大家说说以前的事情,但自己却遗憾的发现,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在学校的时光能记得的很少,自己很努力的去想,也只记得一次在宿舍与辅导员的争吵,记得入校时军训的几个片段,记得入学一个月后,在宿舍楼后草地上举行中秋晚会的那个夜晚,其他的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问了下其他同学,大家也有同样的困惑,为什么生命中如此青涩和重要的时光,我们现在都记不得了呢。所以辅导员开玩笑的说出“一孕傻三年”的措辞时,我不禁也在想,我们何不是傻掉了许多人生的旅程呢?

到北京的时间越久,越珍惜以前的老朋友,以及跟以前朋友的相遇。尤其对自己而言,大一辅导员、班主任和研究生导师,几乎是那七年里唯一记忆深刻、格外尊重和需要感恩的几个人。这种感觉就像去工人体育场看的那几场演唱会,不管是张信哲、张惠妹还是罗大佑,我并不是追星的少年,当年不是,现在更不是,但我和娟走进演唱会场馆,听着他们熟悉的声音,轻声的哼唱着,与其说我们喜欢那几个人、那几首歌,不如说我们不过在缅怀自己的年轻时光,希望能够想起当年听歌时生活的点点滴滴,哪怕是生活的琐事都好。如果还能激起一点点当年懵懂而青涩的心理感受,那几乎算是惊喜了。

在餐桌上,自己说起了当年在宿舍与辅导员的一次吵架,当时在同学中影响还挺大。

那天是晚自习时间,自己在卫生间洗衣服,同学张w在用我的电脑玩游戏,差不多盟军敢死队这种,然后辅导员查房,而我们忘了锁门或采取其他防备措施(熄灯屏气那种)。当然,张w被抓住现行,供认了不在作案现场的自己。而我回来时理直气壮,心想自己没上自习诚然有错,但这次的主要矛盾是同学张w,毕竟是他在晚自习时间玩电脑游戏。

阅读全文 »

2017.08.17,随笔,第二次来到科特迪瓦

还是同样的工作,第二次来到这个西非国家–科特迪瓦。

和人生一样,第二次总不如第一次般好奇,自己再不会用各种方式去查询经济首都阿比让的中国商店;不会惊叹这种地方还有精美的艺术品,只是在纪念品村落按部就班的买着东西,我甚至买了一直不太喜欢的犀牛和雄狮的黑木雕像-那种充满气质和野心的摆物,自己曾经的雄心早就扔进故纸堆,实在配不起,反而徒增人生的无奈和唏嘘。在中国人开的红房子超市,买到了第一次来找遍全城都没买到的方便面,还是经典的康师傅,但奇怪的是泡着开水吃起来总觉得不对,完全没有国内的味道。

答应了不少朋友在回国的中转地迪拜买些免税品,结果航班改签携程出现失误,又改到了从葡萄牙的里斯本中转。特地在网上查了,里斯本机场免税店东西不少,为了避免以前在中转地帮带免税商品太仓促的局面,特地跟每位朋友约定好,到达中转地时保持微信畅通,以便迅速确定购物细节。 结果到了里斯本,才发现申根签证的航站楼跟非申根的分开,我们出发的地方连个像样的店铺都没有,更别提手表服饰专柜了。跟朋友们尴尬的一个个表示歉意,再随便买一两个表明来过的冰箱贴之类的纪念品结束。 阅读全文 »

第 2 页,共 124 页12345678...20304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