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6,随笔,非洲三大奇迹之维多利亚瀑布

自己去津巴布韦前夜,在娟的校友聚会上,她的一位同学告诉自己,是如此希望能去非洲,看看无垠的草原和多样的动物,可在自己的印象中,自己去过的非洲国家里,苏丹也好,科特迪瓦也罢,仿佛都跟那个生机勃勃的非洲没有关系,自己能记起来的,除了出入境时海关人员的各种贪婪卡要,只剩下骄阳烈日和满地的尘土了。

而这次来到津巴布韦,自己终于发现了一个本该如此的非洲。 

机场的动物标本

水电站建在一个自然保护区附近,也是自己第一次发现,通常坐落在荒瘠山野的水电站,边上居然能有一个漂亮的湖泊,还有度假山庄和旅游景区。 

湖面的风景

 当到达营地现场时,安防人员告知,每天出宿舍门必须锁上,否则会有狒狒进来偷东西,后面果然发生狒狒进屋抢同事东西的情况。当然,更多的是每天早上屋顶丁零当啷的响,那是狒狒出来活动的宣言。 

我宿舍房间门口的景象

之前一篇博客专门写过工作,这篇就尽量写些感受和见闻。

每天吃过晚饭,几个人会出去健步走半小时,算是锻炼身体,不够不敢走的太远,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天已经黑了,会担心野生动物的袭击。

回营地的景象

 
不过天还没黑的时候,经常能遇到成群的斑马,基本等于在老家的城镇,看到路边吃草的驴骡的感觉。
 

路边的斑马完全是我们城乡接合处驴骡的翻版

在连续一周多通宵达旦的工作后,一个周日的上午,建设方安排我们去了趟湖边休息,于是自己在船上看到了野生的河马和漂亮的景区。

第一次看到生活在湖水里的野生河马
湖心岛边的渔船
自己很喜欢的一张照片

一个多月的工作终于完成,恰逢中非峰会召开,所有改签回国的航班都没有经济舱机票,无奈让票务代理24小时刷着终端为我们抢票,终于撞到了四天后的临时腾退机票,呆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群租房里,我们几人盘算了一下,是不是能去趟津巴布韦最有名的维多利亚瀑布,包括来回一共三天时间,机票加酒店,人均费用五六千人民币。由于是私人支出,这个费用不算太低,一位同事退出,剩下两人倒恰好一间标间,便仓促出发。 

五个人在首都哈拉雷的临时房里,总有种掉进传销窝点的错觉,不过客观条件如此,觉得还好

之前完全不了解维多利亚瀑布,倒是听说乌干达有个维多利亚湖,自己一直都没搞明白哪是哪。临行坐上短途飞机,查询了一下,原来它相当有名,甚至有把津巴布韦的维多利亚瀑布、埃及的金字塔和肯尼亚的动物大迁徙,并称为非洲三大奇迹的说法。

入口是很小的茅草屋,但已经能听到哗哗的水流声了

瀑布坐落在维多利亚瀑布镇,机场名称叫维多利亚瀑布机场,到达后发现这个地方果然除了瀑布,基本也没有其他东西了。因为是自己掏腰包,跟工作出差捡经济的酒店住不同,这次我们住上了当地前几名的酒店,同样坐落在自然动物保护区。

在酒店门口的草坪上,看到了自由散漫的野猪。

 这里的野猪基本上跟国内乡村的家猪一个概念

坐了趟游轮,欣赏了湖边成群的长颈鹿。

没有长焦相机很难拍到长颈鹿的模样

 看到了伪装出色的野生鳄鱼。

 这个不指示还真看不出来

看到了让人心醉又心碎的日落。

这种时候最希望家人在身边

瀑布游玩时间很短,两小时左右,进入一个收门票的园区,往左走不远就有一座维多利亚瀑布的发现者美国探险家的雕像。

再走几步,右手边突然出现一片白色的瀑布群,再加上喷薄水流上的彩虹,让人怀疑到了仙境。

第一眼看不到整体,但彩虹让人印象深刻

大概每走几百米,就有一个小小的指示牌,告诉你这处瀑布的名称,例如魔鬼谷,据说是之前的原始部落,在这里举行宗教仪式和割人头献祭,故此得名。

其实对面啥都看不清,只是大片的瀑布群

这里对面是有名的瀑布浴场,泳池边沿就是深不可测的瀑布悬崖,我们只能隐约看到有人的模样。

虽然是枯水季,但是看起来仍然会感慨大自然的力量

沿途的风景非常美妙,不过现在是旱季,水流不大,据说雨季会更加壮观,但副作用是漫天遍野的水雾,很难照出好照片,所以现在虽然雄伟程度少了点,但倒也不算坏事。 

走到道路的尽头,对面是赞比亚的地盘,据说以前两个国家在一起,对面主打工业和生产,津巴布韦主打旅游和度假,但一旦分裂,两边就都不太好过了。虽然赞比亚也能看到维多利亚瀑布,但只是边上的一小段距离,主体还是在津巴布韦。

走到尽头能看到铁路桥的倒影

整个游玩过程基本上就是在瀑布边上的森林小道走着,过个几百米拐出来看看大瀑布,然后接着回到小路上向前走。

背后就是瀑布景区的小路

 这是1905建的维多利亚瀑布桥,据说是世界上第一座铁路桥。

英国殖民者也是投入了不少

桥上现在还有火车通过,边上的小贩卖着些纪念品。

从桥上眺望下面的水面,是个蹦极的好地方,然后果然有蹦极的。

 边上有个以前维多利亚时期总督府改造的酒店,虽然住不起,但进去晃了一圈,典型的乔治时期风格。

感觉比维多利亚时期的风格简约了很多

坐在这样的房子边,点一杯果汁或鸡尾酒,真有种身处一两百年前英国殖民地的错觉,当然,得是殖民者,而非被殖民者。我们经常喜欢臆想是否能穿越到过去,但那也是希望能成为那个时代的贵族或既得利益者,而非被剥削者,实际上,那个时代绝大多数人过的是非常凄苦的生活。

远处正中就是铁路桥,远处左边就是维多利亚瀑布

当然,事实情况是自己身体突然极度不适,可能是中暑或其他,腹绞痛的厉害,直奔机场休息了。

虽然在维多利亚瀑布镇呆的时间很短,但晚上还参加了一个BOMA本地餐厅的活动。上百外宾游客在一个小小的园区里,必须披上土著的披肩,先吃自助餐,晚些时间开始有浓郁非洲风情的表演,我们跟着非洲土著拍着鼓,唱着歌,最后以全场游客的个人助兴表演结束。

非洲本地舞蹈的旋律,猎奇感十足

整个维多利亚瀑布镇,没有其他可消遣的地方,就一条一两百米的街道,几处购买纪念品的集市而已。

这里同样也发现了一个购买古董的商店,由于津巴布韦历史的特殊性,近百年的白人统治和种族隔离制度突然被黑人推翻,随之而来对白人富人的抄家,让过去一百年里那些英国殖民者的遗物流落各处,自己买了一个小小的雕塑。

这是津巴布韦首都的古董店

虽然是走马观花,但这样的地方其实一天足够,自己终于知道了那个许多人眼中或想象中非洲的样子。当然,自己也知道,世界上各地的风景或人情世俗,也并非能够一概而论。贫瘠而落后的是非洲,生动而野性的是非洲,宏伟而壮丽的也是非洲。要说这次给自己最大的感受,除了领略非洲的美,便还有这个世界的多样性,和我们每个人对世界看法的差异性了。

毕竟是工作出差,哪怕因为中非会议改签不到回国机票,而空出来三天;哪怕是私人花钱四处看看,总不如全家国外旅游那样自在,写起博客来也是顾虑重重,尤其还有领导嫌差旅费太多的嫌疑,但不管怎样,出国工作之余,总会对异国他乡有些见识和思考,我想这总是个机会和便利,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哪怕是浮光掠影,就当是为以后全家旅行踩点吧。

周叶,2018.12.28写于阿姆斯特丹到上海的飞机上。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