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8,工作,从职业到使命—我与水科院的十二年

写在前面的话:

本来不想在这里放上这篇文章的,但考虑作为纯记录或资料保存,还是放上来了。这篇文章的缘起,是今年参加水科院建院60周年的一个征文活动,自己想了想,在工作的12年里,每隔4年恰好就有一个小小的节点,把自己的工作连接起来。于是在今年四月底,从科特迪瓦出差回国的大巴和飞机上,也是在约稿的最后期限前,用iPad敲下了这篇文章。

实际上文章掺杂着文艺或宣传的因素,便少不了毫不谦虚的自溢之词,以及主旋律般的抒情和感慨,虽然事情都是真实发生的,但一定会有所取舍和偏颇,希望看过的人千万不要在意,自认为资质平凡且性格直白,做事行为也颇为坎坷,无论如何,世间一切,终归尘土,自己不过想努力活过,而已。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所以在水科院建院60周年时,来回首自己过去十几年的工作和生活,是个很好的机会。因为自己很容易发现,记忆里过去那些让自己紧张、激动、感慨和骄傲的时刻,基本都与水科院有关。从这个角度而言,与其说这是自己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的职业生活十二年,不如说是自己加入水科院、成为水科人、与水科事业共同成长的十二年。

这十二年里,自己有过疏忽和挫折,有过气馁和沮丧,但最终仍咬牙坚持,并逐渐褪去新人的懵懂和青涩。此时的自己,从工作中感受到的,除了职业的要求,还有另外一些东西,它让我更加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工作,并尊重在身后给予自己强大力量与支持的水科院,也许,这些东西可以用一个词来描述—那就是水科人的使命感。

认识和改变并非一朝一夕,但对自己影响深刻的几个片段,甚至是几句话语,却一直在提醒和鞭策自己,作为水科人,是如何走到今天,以及还将如何走下去。这里,自己将十二年的心路历程以及个人对职业的理解,用三个小故事记录下来。

一、2008年:欧洲临时翻译—意外的收获

这是一次与外单位合作的国外技术考察,涉及四个国家五个单位,作为工作不到两年的新人,自己承担着考察前我方的部分准备工作,包括考察技术大纲的初稿编写,与对方进行企业情况和专业能力信息的邮件沟通,同时,还与合作单位一起,张罗着团员的签证、邀请函等资料的准备工作。

三个月的时间,近百封英文邮件和无数的电话资料准备,为了跟进进度,自己记得在大年三十的夜晚,仍然在给国外回复邮件;正月初一的拜年声中,自己却在与国外单位的代理商讨邀请函件的细节。

一切忙而有序的推进,考察团也安排了团组的英文交流翻译。这时我想,自己作为一名水电专业的技术人员,如果事先多熟悉些水电专业词汇,在考察期间一定能多学到一些知识。于是,一本并不太厚的《水利英语》摆在了桌前,自己用了整个两周的夜晚,背下了十二篇专题英文文章,再加上密密麻麻的手写标注,自己算是基本了解了水电工程基础词汇。

其实自己并没有想过这有什么作用,只觉得这应该是国外专业交流前,一些个人必须的基础准备而已。但在考察团到达德国的第一天,却派上了用场。由于现场交流涉及的专业词汇较多,中场休息时,经过考察团领导的沟通,决定让我来担当这次交流剩下时间的临时翻译。当对方开始讲解油中气体监测在水电工程的应用时,自己惊奇的发现,之前背诵的寥寥几篇文章,仿佛都能派上用场,原来核心和基础的词汇不过就那么多,虽然还有个别生僻或错误的地方,但整个会议居然也算流畅的推进下来了。

后续几个考察行程,自己或多或少承担了一些水电专业翻译内容,但让我不安的是,某天交流结束,团组里其他单位的一位领导,突然把我拉到旁边,严肃而认真的跟我说,“小周,这次考察你的表现相当不错,我能从你身上看出水科院人的希望”。

自己当然不会认为,一位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能够怎样表现出水科人的精神和希望,但让我惶恐的却是,自己的一言一行,的确在影响着跟自己接触的其他单位或企业的人们,影响着他们对水科人文化、事业和责任的印象。这是自己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肩负的职业,除了工作和谋生,还有水科人的责任。

二、2014年:俄罗斯主题演讲—“年轻的科学家”

唯一的一个外国人,在偌大的会场,还是有些心悸
之前背了很多遍的英文纸质讲稿,让临时英俄翻译顿时松了一口气

2014年的夏天,呆在马来西亚沫若电站深山丛林中试验现场的自己,突然接到领导的任务安排,让自己去趟圣彼得堡,参加俄罗斯水电公司(RusHydro)和全俄水工研究院(VNIIG)联合举办的第8次水电科技会议,本来会议邀请的是国际大坝协会主席贾院长,但因为其他安排,参会机会落到了机电所,而对发生过萨扬水电站事故的俄罗斯水电公司而言,他们希望能听到一些关于中国水电安全运行的经验和建议,而我们当时推进了快四年的水电机组状态监测和故障诊断集成项目,恰好是个不错的交流主题。

马来西亚营地现场

接到消息自己开始是惊喜,随后就变成了迟疑,毕竟是否能够成行,究竟去做些什么,对方是什么情况,几乎一无所知。直到某天,邮件收到了会议的具体信息,我才发现情况比自己想象的严峻的多。

首先,会议并不算国际会议,而是俄罗斯水电行业的国家会议,因此,与那种世界各地科研专家共聚一堂的情况不同,得到的消息是与会人员基本只有自己是“外国人”;第二,会议官方语言是俄语,意味着我在现场的沟通可能会有些问题;第三,确认因为各种原因,自己只能一人参加,不能带上同事或帮手;最后,所有签证和出国手续必须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自己办理。

经历了一系列的挫折和不可能,在出发前的第四天,我终于拿到了签证和机票。后续三天时间里,自己将所有时间花在准备工作上。为了汇报PPT的效果,得将之前写的三万字会议发言稿,精简到半小时的内容,再添加大量的图片、表格和图示,以更加生动和便于理解。查询了该会议其他报告的主题,内容着眼点很高,于是自己不断修改幻灯片中各部分内容的比例,增加了中国国家水利发展概况和三峡集团公司的介绍部分。再检索单位内网中各种国际会议的照片,确认该如何着装。对现场演讲的内容,其中拗口的单词多次复述到熟练。时间控制上,请部门同事多次在会议室模拟现场,让他们在内容、语速、词汇和表现方面提出建议。

在圣彼得堡的机场,看到高举自己名字的迎接方人员,简单确认了信息,便前往会议地点。路上对方问起了我的年龄,因为作为一位“特邀专家”,自己实在有些太年轻了。于是我直接背起早就准备好的一大段英文:在中国,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以及大学教育和科技人才的发展,近些年各种事企单位的管理和技术岗位都在往年轻化方向发展,虽然自己四年前担任部门副主任的时候,单位年轻管理人员并不太多,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经在单位各个重要的岗位上发挥了重大的作用。这段看起来有些自负的套词,却是自己事先准备的给自己打气的小伎俩,后续双方在专业技术上深入聊开,对方马上感觉到我们对待这次会议的态度是非常认真和谨慎的了。

第二天早上到达会场,是一个很大的会议礼堂,周围处处都是陌生却友善的面孔,大部分是老人。我在会场边上随意看看,不久便被一位老人带到会议后台休息室,他是研究院的副院长Puk,也是这次会议的主办负责人之一。他一直带着自己与到休息室的各位老人打招呼,后来会议开幕介绍时,自己才知道,他们大多是俄罗斯科学院院士(RAS)、研究院院长或水电集团的领导。

会议第一天上午的安排里,除了领导致辞,就是重点主题汇报,下午和第二天是分会场交流,自己是领导开幕致辞后第一个上场的,也是唯一一个主题汇报半小时时长的,看得出会议方对自己的重视。不过如同以前做过的多次主题汇报一样,自己上台后并不紧张,甚至比上台前轻松的多,与会者大多不懂英语,于是自己尽量加快英语汇报速度,而把时间留给俄文翻译,这时之前多次演练的效果就表现出来了,自己几乎是以Native Speaker的速度讲完整个PPT。而特地加上的图示和表格,看起来非常生动,大家一下提起了兴趣,以至汇报结束后,主席台上的领导再三提醒主办方,回去后一定得把汇报的英文PPT翻译为俄文给他们查阅。

后续的汇报大多是土木结构、坝体变形、泥沙防治、模型设计等内容,自己提及的机组主设备监测和故障诊断这块,恰好填补了他们的空缺,作为会议其他主题演讲的补充,应该说起到了不错的交流效果。

自己汇报结束后,临时的英俄翻译便离开,许多专家过来与我交流,但大多不会说英语,于是在一片俄文声中,只要找到了会英语交流的人,我几乎就像找到了救星。他们中有人说某年来过中国几次,去看过长城和兵马俑;有人说来过水科院好几次,当年也跟我们单位的许多专家进行过交流;一位老人聊起了他与贾院长交往的经历,以及如何感受到院长魅力和修养的小故事。还有人说对我讲的专题很感兴趣,希望能进一步交流他们在应用中遇到的问题;甚至还有一位老专家忿忿不平的说,当年他为中国某水电站提出的水电技术解决方案非常不错,可惜中国最后采用了法国的方案,但他坚信他的方案是最棒的。

晚宴时,自己被安排与几位老人坐在首桌,仍然是那几位院士和研究院院长,大家边吃边聊,陪同的工程师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充当着翻译,不时有人过来向自己敬酒,顺带赞扬一下自己上午的汇报。好几位专家敬酒时用“年轻的科学家”(young scientist)来称呼自己,并好奇的问自己的岁数,我则用准备好的介绍单位、部门业绩的段落语句回应,自己当然不忘利用一切机会推进彼此后续可能的合作和交流。

后面几天里,还参加了一系列俄罗斯水电行业的终身荣誉奖颁奖和会议本身的闭幕式,短短几天时间里,自己受宠若惊,既有对方给自己的高规格接待,也有自己感受到他们对水科院和自己的热情。

当然,我也清醒的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身后国家和单位给我的,跟我自己其实没并有太大的关系。但这种“年轻的科学家”称呼,却让自己对所从事的工作,第一次有了敬畏和尊重的感觉。我不禁开始回顾自己过去参与的各种项目和工作,自己对待它们,是仅看作项目、资金和利润,还是对待事业的敬畏与尊重,或者如果作为“年轻的科学家”,我真的把这些工作看作科学研究、技术推进和自我价值实现了吗?

三、2018年:非洲电站检测—以专业收获尊重

马来西亚营地现场

来非洲之前,已经听说了现场不少监理的严苛和刁难故事。当我们作为国内中立的水电设备质量检验机构,到非洲来开展一系列水轮发电机组的性能和参数试验检测,并最终认定设备是否达到标准和合同要求,是否需要巨额罚款时,我们也同样面临着严峻的局面。

水电站非洲业主对法国监理的言听计从和崇拜,以及法国监理人员的严格、高傲与古板,甚至有些他们其实并不太熟悉领域和专业的疑问和教条,是我们面临的第一道难关;而与建设方同为中国人,法国监理心中那种认为我们“搬救兵”、“相互包庇”的成见和想法,是我们需要克服的第二道关卡。

所以当第一天我们讨论试验方案遇到分歧时,我冒出一句“这种试验我做了不下十次,按照我的经验,完全不需要你说的这种判断要求”,立刻遭来了对方不客气的回应:“我也做过不下十次,我也有我的经验,必须按照我说的来”。是的,自己那种没有多少说服力和自负的话语,并无法给自己带来尊重和承认。

而首先打动监理的,是中国人的勤奋。为了缩短试验时间,早日移交工程,我们提出了24小时三班倒的试验方案,这样除了在试验起始和结束时,我需要去现场确认数据状态外,中间的数十个小时,我们只需安排试验人员值守即可。但即便这样,每天临晨一两点和早上六七点,我都需要多次赶往现场,但令我惊奇的是,监理每次也会过去。问起来监理答道:你们中国人的确很勤奋,但我是监理,所以我也不能比你们落后,也得到现场。话语中虽然仍能感受到一些监管者的姿态,但自己同样已经感受到了对方话语中的肯定。

有天监理私下跟我抱怨,很多事情其实他提出来,也希望能够讨论决定,而不是直接遭到拒绝,否则他会很难堪,所以他有时也会过分坚持。于是,我开始尝试用另外的方式来改善和推进彼此的合作,当监理对我们某项操作或测试要求有质疑时,我会列出我们遵从的国际标准和对应的条文依据。当监理提出一个苛刻的要求或试验条件时,我们会相约通过测试和模拟,来证明这种要求的作用和是否必要,再来共同做决定。

短短一个星期过去,监理从开始的质疑和要求,逐渐变为相互交流和讨论,再到后面,监理甚至会说出“我又咨询了瑞士的专家,他们说你的做法是对的”或者“好像我们俩人的方法都可以”这样的话来。

后续试验进展很顺利,基本上每次试验前的碰头会,当监理在翻找国际规程和标准,想要强调当天试验的重点和注意事项时,我已经举起了手上翻开的纸质标准:你要找的是这几句话吧,我直接帮你复述出来吧。

三台机组的试验,监理因为行程原因,最后一台机组实施前要提前离开,那天我们在试验之余聊了很久,我问他是否需要委派其他监理来接替他的工作时,他说:不用了,因为我们遵从的,是同样的方法和标准。

最后我们甚至聊起了中法大学教育的异同,聊起了法国的浪漫主义画派和中国的传统文化,聊起了我们都希望有一天,能够参与到这些国际标准的编制中来,虽然之前他已知道,我们部门的领导和他们单位的专家,都已是不同IEC国际标准的编写成员。离开前,监理拿着我的单位名片,说了一段告别的话语,让我感动和难以忘怀:我开始只看到你们的勤奋,但后来我发现了你们勤奋背后的实力,以及你们工作的态度和专业,我非常尊重并钦佩你,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有机会在中国或世界其他地方再相会!

我想,也许没有比这更让自己骄傲的话语和嘉奖了,自己作为微小的个体,作为水科院工程师里平凡而普通的一员,能够有机会参与到国家“一带一路”畅想的实践中,去感受中国崛起中建设的艰辛和喜悦,去体会水科精神背后的责任和使命,这是自己的幸运和荣耀。

结  语

与水科院的故事很多,因为那些就是我每天的工作和生活,但我想说的是,自己与水科院十二年的感情纽带,让自己的生命更有价值,让自己卑微的付出,收获的是平凡却不普通的工作,以及年轻人肩负梦想、实现中国梦的使命感。

对于六十年征程的水科院而言,我们曾用自己的热血青春和饱满激情,在水科院这棵大树的荫蔽下,与水科院一起成长。我们身上曾经的职责,到现在的使命,水科院人会一直谱写梦想的篇章,永远不会停止。

写在后面的话

实际上自己的俄罗斯之行,比上面文章里提到的困难和复杂的多,但由于篇幅限制,做了最大程度的精简。之前写的两篇日志,倒是为我这次写作提供了最详细的素材。

2014.11.03,旅行,一不小心到了圣彼得堡–准备篇
2014.11.11,旅行,一不小心到了圣彼得堡–会议篇

至于科特迪瓦,四次前行,近200天,自己写过三篇日志,在那里发生了很多事情,现场大多数工作自己都是第一次做,却得装出专业的样子,当然,最终在严苛的监理的“帮助”下,自己也成长起来了。虽然过程艰难,甚至有恐惧、绝望和痛苦,但人生不就是这样么,上坡路总是辛苦的。

2017.05.17,随笔,一不小心到了科特迪瓦
2017.08.17,随笔,第二次来到了科特迪瓦
2017.12.01,生活,第三次来到了科特迪瓦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