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8,随笔,一不小心到了津巴布韦-工作篇

一、序

不知是第几次想用这样的开头,一个之前基本没有怎么听说过的国家,甚至名字都不熟悉,却因为工作关系来到了这里,一呆就是好几十天,总得写点什么,来记录自己的经历。

说实话,三十天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尤其像我们基本上呆在人烟稀少、与世隔绝的工地里,要说了解多少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和生活细节,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肤浅就肤浅罢,反正也不是什么严肃的文章,自己就写些所见所感,等下次(如果有下次的话)再来时,看看有什么理解偏差和变化,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这种经历之前在泰国和日本都发生过,第一次和后面几次的感受千差万别),也为年迈时增加 一点回忆的素材。

每天散步的路

二、行程

自己完全没想到情况会这样,从柬埔寨旅行回国,自己将娟和孩子送回湖北老家,在娟家只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凌晨便开着租来的车前往天河机场,得知大量前往北京的航班取消,而自己前往津巴布韦的机票也在同一天,这时自己得好好考虑如何在一天的时间里,从武汉赶往北京,再回家收拾行李,再在晚上8点前去机场,乘坐北京到迪拜中转再到津巴布韦的班机。

自己果断退掉了机票,改为动车,从机场辗转来到火车站,等到车期临近,突然得知该车次动车无法出发,再次寻找可能改期的动车,然后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终于坐上了一千五百块的动车一等座(心疼,哭死…)。

到家已经下午六点多,叫上外卖、吃晚餐、洗澡、收拾衣物、带随身药物、到单位拿电脑、打印工作和落地签资料,所有的一切必须在一个半小时内完成,自己基本上按照15分钟为单位在不断控制和调整进度,这也是我后来所谓的:要感谢这次国外出差,让自己从武汉孤单的回到北京家中时,完全没有时间去感受家里的冷清和落寞。

中间二十多个小时的空中旅程略过,但从北京到迪拜的航程居然免费升到了公务舱,也算是人生第一次感到旅途的短暂。

忍着胃病坚持吃了半夜的“奢华”的“早餐”

到达津巴布韦时,住在对方单位办事处的一个中转房间里,由于自己是一个人,整整三十多个小时,自己呆在放了八张上下铺铁床的幽暗的房间里,看着窗角漏出的一点阳光,突然有种进了传销窝的错觉,尤其是除了到点吃饭外,基本没有任何消息,而且这时自己发现来津巴布韦的第一个失误~~北京是夏天,这里却是春秋,所以只带短袖和一个蝉翼般皮肤风衣的我,早晚冻得瑟瑟发抖。这时自己甚至开始怀疑,之前去过的苏丹、几内亚和科特迪瓦,难道去的都是假非洲么?居然自己第一次在非洲冻得不行了。

“传销大本营?”

三、工作

第三天开始,一切走入了正轨,自己惊奇的发现,营地居然在风景区的一个湖边,也是个自然保护区。

拱坝总是那么雄伟好看

开始做项目的准备工作,自己主要是跟中方人员打交道,偶尔与坐车的黑人司机交流,才找到一点英语作为官方语言的感觉。毕竟之前出国对方不是法语就是西班牙语,用上英语时候其实不多,这时仍然能感到自己英语口语和听力的瓶颈。

遇到的船长
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营地的保安

我疑惑了一下为何开展工作不需与外方接触,后来想可能是之前已经经过了数次英文邮件沟通,所以现在以执行为主,并没有太多的讨论了。Anyway,自己仍觉得来到对自己而言稀有的英语国家,的确是个提高英文水平的好机会,每天工作之余,拿出了新东方的“跟sara老师一起,利用《老友记》学英语”音频,一天半小时听下来,发现所谓熟练英语与生硬英语区分的关键,居然会体现在大量的细节短语上,例如a little bit、sort of、kind of这种,加上sara老师颇有趣味的讲解,每天工作结束后的听课时光,居然成了自己最快乐的事情。

到了工作开展时,外国专家和业主便慢慢参与的多了,我需要不断答复他们的疑惑和问题,仍然是自己拿手的“言必有据”,一切以iec规程的条文为准,顺便针对不同人员,用简化版、初级版和中级版三种思路,解答他们对我工作的疑问(给监理专家讲中级版,要求有一定深度和重点,但不用面面俱到;给电站中方讲简化版,主要为了整体理解我这边工作的流程,便于实施;给电站运营讲初级版,主要是打基础,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和配合需求),这时就发现自己之前的英文突击,好像有那么一点预热的作用,至少在最后类似于答辩的环节,自己直接略过翻译与对方唇枪舌剑,而且还取得自认还算不错的效果了。

说完英语,再来说专业,自己工作涉及到水电,因此外方派来了水和电的两位专家来监督工作,总体来说,电的专家这次是以学习为主,自己基本属于答疑状态;而水的专家是一位年纪稍大的印裔加拿大人,从他展示的资料来看,他事先做了不少准备工作,但总体自己仍然是在答疑而非答辩。

唇枪舌战的会议
但最后永远能跟监理成为朋友

因此,相比起哥斯达黎加或者科特迪瓦项目上外方专家的各种质问和严格检查,自己这次的应付还算轻松,哪怕他们对于工作结果简报出具了近五十项大段的疑问。

国内也有技术方派出了技术人员来支持和配合我们,由于跟我们工作性质类似,因此自己有种酒逢知己或者久旱逢甘霖的感觉,大量的沟通和讨论,再补充到以前自己记录的技术笔记里,虽然自己做的一直不算什么高精尖的事情,但一次次跟国外专家碰撞也好,跟国内专业人才交流也好,自己能感受到的技术水平的提升,和工作事项细节的完善,于是也一次次提高自己对某项工作的掌握程度的打分。

试验现场

四、感受

所以自己有时会奇怪,为什么有些工作已经上十年的人,还会认为自己是为了单位或他人而工作。毕竟工作占据了一个人相当一部分(甚至大部分)的时间,你的家庭生活和工作,共同塑造了你的人生,而如果把生命里如此大的部分,完全当作被动的应付,那该是怎样的遗憾。如今与年轻人或老员工聊起来,自己这种感受越来越多,这样说并非不让他们计较得失,但如果愿意辱没自己的生命或价值,来应付甚至报复工作或工作单位,其实最终辱没的,只是自己的人生。

自己喜欢视接手的每一次工作项目为挑战,或者提升自己的机会,项目完成后总结自己的收获和教训,如果说只是机械地重复而无任何改善和提高,那我倒是觉得有些浪费自己的生命了~虽然这种有时仍是必要的。

另一个就是准备的益处,这也不知是第几次因为自己提前做些准备,后面收到惊喜的例子了,短短几十课的《friends》英语口语练习,自己的确在后面的交流中刻意的去强化它,例如把 I am going to get sth.,简化为 I’m gonna get sth.,让人觉得更熟练和接地气;把a little bit more加到很多句子中来弱化语气;对了,还有那句经典的it’s the best thing i have ever met before/in my life. 句型部分自己也在刻意强化,好像外国人对于句子附加含义的理解,基本全靠这些助词和事态等等,如果句型是弱项,那其他人只能把你的关键词组合了后,基本靠猜意思了。

但今年大半年的长期出差,自己明显也发现了一些负面影响,国内单位的事情能参与的很少,包括一些运动会和集体出游活动,还有一些行业会议、投稿、交流等等,基本全部错过,有些对自己而言,其实是很宝贵的机会。

所以自己每次算是比较认真的把握机会,也为自己在现场赢得了信任和尊重,虽然这种隐性的正面影响,要想看到益处,也许还要很长的时间,但无论如何,每一件事情都能做到为自己的内在和外在加分,这种长久的积累我相信一定会有收获的时候。

偶尔与孩子视频通话,六岁的孩子对手机小小屏幕那边的自己,显然不如马上要去小操场嬉戏重要,基本上敷衍的聊几句便结束,自己也完美错过了孩子人生的第一天入学;娟在自己不在国内的日子,白天上班,晚上陪孩子,基本也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而以前双方倾诉和沟通这一环节的缺失,更是让娟精神压力越来越大,甚至有天晚上娟因为身体感觉不好,直接去了医院急诊。而自己在国外,能做的却一直寥寥,有时甚至觉得自己犹如一个象征意义般的存在,在没有什么大事的日子里,生活琐事不值一提,所以远程电话时基本不会提起,而此时自己的家庭角色和家庭生活,却早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

这样出国像回家、而回家时间短的像出差的工作状态,已经持续了快两年,希望自己能早点结束它,今年年中到现在时时困扰自己的胃病,以及这次津巴布韦习以为常的失眠和头痛,自己并不乐观,但现在只能尽可能的把工作做好并收益最大。

下一篇会写些对这个国家的所见所感,衣食住行和忙里偷闲的外出,这里只想说的是,到了津巴布韦,才让我第一次从心底里喊出了:这才是非洲,大部分都能符合上自己对非洲的正常幻想的非洲。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