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9,随笔,2018就这样来了

连2017年的总结还没有写,更不提什么2018的生活工作计划了,2018居然就这样仓促的来了。

元旦过后就来到了科特迪瓦,这个自己去年呆了一百多天的非洲国家。

在这种异国他乡,事情多的时候倒还习惯,如果处于等待或搁置,总会无端烦躁起来。因为和国内有8个小时时差,自己几乎每天都会在半夜或凌晨,跟国内联系些事情–工作或私事,这样便带来一个不知觉的恶果,自己基本上属于神经衰弱的状态,晚上睡不着,白天人眩晕着。

其实非洲的生活还不错,吃饭住宿都还习惯,当然,每天没什么活动,白天夜晚,除了上网看看新闻或消息,自己会觉得离那个现代而嘈杂的祖国,那个寒冷而熟悉的北京,很远很远。对不太习惯长时间出差的自己而言,的确是一种考验。之前早已发现,除了钻研些手头的事情,自己其实能做的相当有限,远不如在国内工作有计划和效率,毕竟那里自己可以调动的资源多得多。

完成去年365天的背单词计划后(实际完成310天),报复性的歇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有些对自己太苛刻,一段时间里,完全不想挨英语,恰好在这段时间里,与一群法国工程师每天沟通–当然是用英语,所以也算是从阅读型学习转向了实用型应用。但那些单复数和时态,自己一说快就容易出错,毕竟意识并没有跟上,也没养成习惯。听力同样断层的厉害,ESLPod全部听得懂,而哈利波特这种AudioBook就容易出神。所以歇过一段时间后,自己又开始在睡前啃英文小说了,不管是催眠,还是麻醉自己,英语的学习和应用,都仿佛是一种最好的药物。

住宿的地方容易停水,不敢跑步,担心一身汗回来却得挨到早上才能洗澡。但也许是睡眠和情绪的原因,消瘦的不少,所以长久以来自己努力的减肥,居然就这样达到效果,但同样发现头发的状态是越来越差了。

很想念家人,所以在外的时间越久,越希望能多补偿些什么给她们。给娟和孩子订了去外地看望她父母的往返机票,希望能在网上多给孩子买些书和玩具,鼓励娟买些喜欢的衣服和鞋子,也和她分享爱美的喜悦。

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带着她们驱车千里,回到老家过年,也算是自己一年里唯一心动的事情。自己真正像个孩子,去寻找童年的印记,去感受亲属和父母的宠溺。

毕竟是新年伊始,有时候会想下自己这些年,自己并不是特别有天赋的人,也不够努力,所以看到那些年轻的英才,和已经付出和收获很多的九零甚至零零后,自己没有嫉妒,没有仰视,也没有感伤,但总会徒生些迷茫,仿佛那些无病呻吟的民谣歌手,或者跋涉多年却仍然在在原地打转的徒步者,不知道怎样做,才算过好自己的一生,这种情绪,对于一位已趋不惑的平凡中年,实在太典型,却又太不应该。

许岑曾经有句话,“在平坦的道路上曲折前行”,自己更像是倒过来,“在曲折的道路上平坦前行”。而立之后,不惑之前,离知天命的时间却还远,2018年已经过了快一个月,如果说祝福或鼓励的话,还是为了自己和家人,活的简单些吧。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