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9,随笔,大学同学北京再聚

数年前回过一次母校,参加毕业多少年的聚会,夜晚住在原来宿舍边上的宾馆里,感觉相当奇怪,因为无论如何,自己已不属于这里,夜晚趁着凉风,出去散散步,回来也不会有吵闹和熙攘的宿舍房间等着你,没有什么认识的人,除了你和那些冷冰冰的水泥大楼外,一切都已改变。那种光阴不再、时空交错的无奈感,让人难过和唏嘘。

这次大一的辅导员过来,在北京的同学邀约着一起吃了个便饭,说实话,感觉也很特别。几位同学虽然人在北京,但平时联系寥寥,一位来北京十一年但从未见过的舍友冒出来了,一位昨天还在上海明天就要出境的舍友赶过来了,有从外地恰好来北京旅行的同学,还有从美国回来一直未碰面的舍友(好像好几位都是舍友),而自己,也不过从非洲回来不到一周。所以就因为这样一位既是老师也是朋友的客人的到来,我们居然重逢在了一起。

见面前,辅导员说想听大家说说以前的事情,但自己却遗憾的发现,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在学校的时光能记得的很少,自己很努力的去想,也只记得一次在宿舍与辅导员的争吵,记得入校时军训的几个片段,记得入学一个月后,在宿舍楼后草地上举行中秋晚会的那个夜晚,其他的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问了下其他同学,大家也有同样的困惑,为什么生命中如此青涩和重要的时光,我们现在都记不得了呢。所以辅导员开玩笑的说出“一孕傻三年”的措辞时,我不禁也在想,我们何不是傻掉了许多人生的旅程呢?

到北京的时间越久,越珍惜以前的老朋友,以及跟以前朋友的相遇。尤其对自己而言,大一辅导员、班主任和研究生导师,几乎是那七年里唯一记忆深刻、格外尊重和需要感恩的几个人。这种感觉就像去工人体育场看的那几场演唱会,不管是张信哲、张惠妹还是罗大佑,我并不是追星的少年,当年不是,现在更不是,但我和娟走进演唱会场馆,听着他们熟悉的声音,轻声的哼唱着,与其说我们喜欢那几个人、那几首歌,不如说我们不过在缅怀自己的年轻时光,希望能够想起当年听歌时生活的点点滴滴,哪怕是生活的琐事都好。如果还能激起一点点当年懵懂而青涩的心理感受,那几乎算是惊喜了。

在餐桌上,自己说起了当年在宿舍与辅导员的一次吵架,当时在同学中影响还挺大。

那天是晚自习时间,自己在卫生间洗衣服,同学张w在用我的电脑玩游戏,差不多盟军敢死队这种,然后辅导员查房,而我们忘了锁门或采取其他防备措施(熄灯屏气那种)。当然,张w被抓住现行,供认了不在作案现场的自己。而我回来时理直气壮,心想自己没上自习诚然有错,但这次的主要矛盾是同学张w,毕竟是他在晚自习时间玩电脑游戏。

辅导员问我,你为什么把电脑给同学玩?我答道,同学跟我要啥我差不多都给。辅导员问:那同学跟你要女朋友你给不给?我答道:能要过去是他的本事,要不过去那就请他走人。

这时,一次普通的宿舍晚自习违规行为已经跑偏了,辅导员发现,居然无意发掘了一位刺头儿。于是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唇枪舌剑。辅导员说你得多看书,你这样不行!我说我看了很多书,我是我们班看书最多的几位。辅导员看了眼我的书桌,那本汪国真诗集选立刻暴露了我的取向。那种书…那几本书也算多?我家里有一面墙全是书。我说:我到您这个时候,一定书比你多。

其间,微关的宿舍门外站满了偷偷旁听的同学们,班长还在隔壁拨通了我们房间的电话,焦急的跟我说:别吵了,别吵了,人家是辅导员,赶紧道歉,你这样会吃亏的。然后自己正在兴头,直接忽略了。

辅导员说,看来你很喜欢辩论,要么哪天我们找个讲台,找几个裁判好好辩论一下?这时,我突然隐隐有种感觉,觉得再这样下去没法收场,对自己也没有好处,于是立刻开始示弱,显示出被辅导员道理折服的模样。最后,以我的全面道歉和失败告终。

整个过程中,辅导员讨论的重点是,别人是行为错误,你这是思想偏差,属于深层次的问题,更严重,而且你的语气和态度问题相当大。而我的出发点是:刚从高中过来,之前老师的批评,我们通常低头认错,心里却毫不接受,这次到了所谓“自由、平等”的大学,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希望我们可以认真表露心里的想法,这才是对别人的尊重。但无论如何,我说话的语气、节奏、音量和诡辩完全断送了这个出发点。

这个事情当时年级很多人都知道,而正如塞林格《麦田守望者》中的男主角一样,自己做着蠢事还觉得是个英雄,丝毫没有反省自己的无知和莽撞。当然,多年之后,每次聚会都成为桌间的谈资。

记得大一结束时,辅导员几乎跟全年级的所有人都聊过一次,这件事情到现在仍然觉得让人尊敬。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几句简单的话语,给别人会带来多大的鼓励。辅导员跟我说,其实学期里一直想跟我聊聊,可我好像不太乐意。当时我也很意外,因为我总觉得那次吵架后,和辅导员之间一直缺一次心平气和的交流。

这次在桌间提起,辅导员已经不记得这件事情了,毕竟她要面对无数的学生,我一生面对的辅导员却只有一个。我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多少年后的一天,我会在桌席间如此珍惜而腼腆的跟当事人的说着这个话题,这更像是长久以来对自己当年犯下错误的一次自我救赎。

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中说过,人生是由一些点(dots)连起来的。所以当年学校经管学院的洪明老师,她的讲座让我爱上了西方艺术史,也认识到一位中年女性身上知性所散发的魅力;而与辅导员的那次争吵,让我无意中更加卖力的阅读和学习,也更加注重对老师、长辈和他人的尊重。

说起洪明老师,记得每次她在描述历史人物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的提起这个人的人品,让当时的自己,觉得人生的意义不过如此–那就是尊重他人,并被他人尊重,所以一心想做个善良和有修养的人;后来阅读了许多名人的传记和生平,知道了我们在很多时候去评价别人的贡献,却要将成就与人品或私德分开,虽然更理性和成熟,却不能不说稍稍有些功利和市侩。

工作已经十余年,所谓的中年困境也好、工作瓶颈也好,在今年一次事情上完全爆发,自己的心灵却慢慢在回归到初始,抛开成就和权利,我只想做个因为做事和努力让人尊敬的人,在他人眼中是个不错小伙子的人,做个自己觉得自己事情做的正确的人,因为有趣或学识让他人愿意接近的人。

这次辅导员过来,随行中还有她们家患病的婆婆,自己是格外热情的接送着,不是因为利益,纯粹是因为追忆青春和尊重生命而付出,这才是让自己最快乐的事情。

这几天在淘宝上一次小小的双方失误,店铺客服损失了点钱,自己主动选择追还给对方,对方感激到不行,一定要在他的权利范围内送些礼品我,却被我婉拒,而对方的那句“您真是个好人”,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挪车剐蹭了对方,千方百计找着对方相认,连对方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却收获了心安,甚至收获了一位朋友(因为对方也是一位资深跑友)。其他对服务员、对客服、对社会上一切弱势群体的格外尊重,并不算什么,自己也不觉得自己有多高尚,但总觉得在所谓的名利之外,有更多让自己幸福的东西,好像这也是自己现在看重和追求的东西。

周叶 2017.09.01

1 条评论

百万套图一键转存 2017, 十月30日, 上午 08:22

丁酉年(鸡)九月初十 2017-10-29到此一游!

写下评论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