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7,随笔,第二次来到科特迪瓦

还是同样的工作,第二次来到这个西非国家–科特迪瓦。

和人生一样,第二次总不如第一次般好奇,自己再不会用各种方式去查询经济首都阿比让的中国商店;不会惊叹这种地方还有精美的艺术品,只是在纪念品村落按部就班的买着东西,我甚至买了一直不太喜欢的犀牛和雄狮的黑木雕像-那种充满气质和野心的摆物,自己曾经的雄心早就扔进故纸堆,实在配不起,反而徒增人生的无奈和唏嘘。在中国人开的红房子超市,买到了第一次来找遍全城都没买到的方便面,还是经典的康师傅,但奇怪的是泡着开水吃起来总觉得不对,完全没有国内的味道。

答应了不少朋友在回国的中转地迪拜买些免税品,结果航班改签携程出现失误,又改到了从葡萄牙的里斯本中转。特地在网上查了,里斯本机场免税店东西不少,为了避免以前在中转地帮带免税商品太仓促的局面,特地跟每位朋友约定好,到达中转地时保持微信畅通,以便迅速确定购物细节。 结果到了里斯本,才发现申根签证的航站楼跟非申根的分开,我们出发的地方连个像样的店铺都没有,更别提手表服饰专柜了。跟朋友们尴尬的一个个表示歉意,再随便买一两个表明来过的冰箱贴之类的纪念品结束。

带了盒现做的蛋挞,保质期两天,回家跟家人分享这所谓的最正宗的葡式蛋挞,却发现外皮生硬,内馅焦黑,整个一国内未出师的蛋糕店学员水平,突然生出一种王尔德的感慨来:人生有两种悲剧:一种是得不到我想要的;另一种,则是得到了我想要的。

最近这段时间其实心情比较低落,不甘于现状,又没有勇气改变,偶尔发出一点抗争,却无力且不决绝。工作上烦心事很多,生活倒是异常幸福,在外跟娟一直互相牵挂、鼓励,五岁多的孩子在第一期培训班就学会了游泳,父母身体也没有大恙。我其实挺感谢上天给我的一切,自己也算比较努力,但身上一个职位的名号,总让自己产生了要为许多事情和他人未来负责的错觉,这几乎也成为自己悲剧的源头。

这次来科特迪瓦,同样几乎没有看到蚊子,但励磁的厂家代表,也是一位很好的年轻人却得疟疾了,因为是首次,反应很强烈。得到消息后非常关切,果然在第二天中午,就恰好看到了他从医院回来疲倦而淋漓大汗的身影。 这与第一次来科特迪瓦时,单位其他部门同事得疟疾的景象一模一样。同样是听到消息非常关心,同样第二天恰好碰到还在发病的同事,当然那次同事还并发了伤寒。当时看到同事的惨状,自己几乎是浑身发抖,几天时间里,眼前一直是同事满是疮疤被蚊子咬烂的大腿;而这次自己却有种宿命的感觉,仿佛对自己而言,不是得不得疟疾,而是早来晚来的问题了。

第一次来科特迪瓦见证了三位现场人员的疟疾发病,一位翻译,一位现场工作人员,一位单位其他部门同事。这次疟疾只有励磁厂家一例,但单位那个部门的另一位同事却全身红斑,找不到原因,考虑到之前有人有类似症状最终变严重的情况,只好要求他匆忙回国。

而这一切让自己最无法理解、也最为恐惧的是,我几乎没有见过蚊子,也没有见到太过恶劣的条件,感觉它们就像幽灵,在你没有防备的时候影响你的身心和生活。

这次过来,工地马路两边卖水果的黑人村民少了,芒果和菠萝都没有,香蕉也不多,这让第一次来把水果吃足的自己,有些怅然所失,据说水果已经不应季了。第一次过来没带泳衣泳裤,这次特地带了一套,却发现泳池施工彻底不能使用。房间的冷水热水偶尔还会断供,全身粘汗的时候不断去检查龙头,的确是件烦躁的事情,但好像找准时间点,还是有水量不错的时候。非洲天气已经凉快多了,傍晚蓝郁的天空,扯着几缕棉花样的白云,有种天高云淡的感觉,但一旦进入昏暗的宿舍,你仍然只能面对发亮的电脑屏幕。

所以第二次的科特迪瓦之行,与第一次相比,地球这端的世界,有一些改变,也有不变的地方。而两次之间,自己也发生了一些事情,第一次来时的担忧,在第二次来之前几乎成为事实。短短不到两个月,去了珠海,去了泰国,去了井冈山,去了杭州,生命如同流水一般,自己在用力的生活和工作,而放下包袱、轻装从行,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尤其在现在这个时候。

好久没有这样絮絮叨叨、没有中心思想的写点文字,但我想这也是自己写博客的一个目的,记录自己的心路历程,或好或坏,对应的,则是自己或好或坏的生活。

2017.08.17 写于里斯本至北京的飞机上。

写下评论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