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生活,2017年第1届北京通州半程马拉松参赛随笔

前言

本来题目想写“2017年的第一个马拉松”,但总有点把半程往全程上靠的嫌疑,所以干脆直接写清楚一点。对个人而言,半程全程倒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毕竟作为跑过三四个全马的人,已经不需要去向别人证明自己的能力或毅力之类,跑步对自己来说,更像是取悦和鼓励自己的一种手段,再往大了说一些,仿佛已经是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了–自己会咬牙忍受跑步过程中的疲乏和痛苦,会享受跑完后的心理的自信和精神的勃发,也会去考虑朋友或多或少的意见和评论。但无论如何,跑步已经成为自己的习惯了。

报名

再来说这次的通州半程马拉松比赛,这是自己在非洲出差呆在工地每天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在某微信公众号上看到这个赛事的消息,无异于是找到了一个将自己从阴郁和沉闷中挽救出来的最好的机会,算了算回国的时间日期,便迅速付款报名,等抽签结果了。

这些年跑过一些马拉松的好处是,像北京国际马拉松,没有历史全马成绩连名都不能报,而对其他的一些马拉松赛事,如果有过跑马经历,感觉抽签抽中的比例要大不少,毕竟自己几乎每次都抽中了。

准备

开跑的日子一天天逼近,自己却有些担忧,毕竟从非洲回来不到半个月,除去开始倒时差这些身体的正常调整,自己还有个顾虑,那就是从科特迪瓦这个疟疾横行的地区回来,虽然自己并没染病,但被蚊子叮过几次一定是板上钉钉的,因此体内也该有一些虐原虫的积累,而疟疾发病通常是在宿体抵抗力减弱时爆发。所以这次马拉松活动虽是半程,万一落下个过量运动导致自己免疫力低下,再爆发个疟疾什么的,可能就因小失大了。

不管怎样,抓紧开始了每天六七公里的热身练习,可困难仍然不少,在科特迪瓦游泳池不小心落下的复发中耳炎还没完全好,临近开始的日子牙龈又开始发炎,自己靠着甲硝锉和止痛药来维持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取物那天,是在鸟巢下面的天虹商场,开车过去很方便就拿到参赛包。但还是发现这些年参赛过的马拉松赛事的通病,参赛服号码偏小,自己留了余量选的XL,穿起来还是像压缩衣,在万般请求的情况下,赛事方帮忙换了一件XXL的。这次赞助方是萨洛蒙,买过它的一些户外用品,好像它们的山地越野跑鞋不错,但也许自己跑的赛事太少,所以也是第一次见到它们的赞助,而且衣服的质量也还不错。


领物现场


赛前晒套装

出发

周日的早上,按照自己过去的传统,全家动员五个人浩浩荡荡前往通州。路上遇到堵车,一看边上有位车主也穿着比赛服,自己摇开车窗,拉了拉自己外套里面的赛服,抬手打了个招呼。这种寻常跑友间的默契和热情,也是自己喜欢跑步的原因之一。

到了现场,感觉人不是太多,想起来也许是因为自己先到的是线路的终点,而不是起点。走了一会,跟老婆孩子等家人告别,就自己去闯荡“未知的世界”了。


终点处人不多

自己也发现了这次赛事气势不够壮大的另一个原因,这是第一届通州马拉松,还是半程,所以不管是人员规模还是赞助规模,估计都不能将它与之前参加的全国金牌赛事相比。

但往起点走着走着,人越来越多,队伍越来越壮大,这时,那种群体狂欢的感觉就出来了。其实后来发现,虽然通马规模比不上北马,但人也不少,仍然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组织力量不错,志愿者和保安警力也不少。反正简单来说,感觉还是开始过跑步者的节日庆典,来到了一个跟自己世界观相同、自己所属的组织了,这在如今企业文化匮乏的年代,自己也算通过这种方式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温暖。


人越来越多了

开跑

枪响后就开跑了,自己通常是B组,属于不快不慢的那一队,前半段沿着河流跑,路有些窄,也就限制了这个赛事的人数规模,前三分之一段有些跑不开,但风景确实很美,毕竟京畿运河过去的辉煌,留下了不少景致和旧物(哪怕是仿制的旧物),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景色,免不了好奇,沿途跑跑看看,感觉不错。有时我想,很多人不理解那种满世界跑马拉松的人,但实际上在跑步途中去感受那些人文风景,的确跟单纯的旅行比,有一种特殊的味道。你的疲乏和好奇,与周边的视野和景物交融在一起,感受到彼此的消涨,并带来一些额外的放松。


出发了

一般在起始阶段大家跑的都很快,在中间和最后阶段便分出区别来,自己并没有成绩和速度的要求,便就着以前的配速跑着–不过毕竟空气中充满着节日的气氛,配速还是会稍稍快一点。

全部过程不是很痛苦,毕竟不像以前的全马,后半部分全靠意志力支撑,脚挨地就痛,由跑变走全身疼,由走恢复为跑也全身痛。这次就相对轻松,从后来看到的跑步过程中的抢拍照片就能感受到,大部分时候自己笑的相当灿烂。

自己这次没有刻意不喝水,而且跑到十公里时,也没有需要补充能量的感觉,所以带的能量胶没有派上用场,而且总觉得好不容易有一次减肥的过程,效果会轻易的被能量胶给抵消掉。

但赛场的补给总那么诱人,自己仍然会遇到跟之前赛事相似的麻烦,喝了几杯功能饮料,吃了点盐津葡萄,吃了几块甜滋滋的西瓜,居然又撑的跑不动了。当然,看着就剩最后四五公里,自己还是没有太大压力的。

然而最后几公里自己明显有些疲倦,有种几乎走不动的感觉,所以我在心底里也在问自己,以前的全马是怎么跑下来的?毕竟一个半马最后都有不想跑的感觉,那全马自己都无法想象。在结尾过程中,自己走走停停,偶尔冲刺几下,但自己从来爆发力是弱项,所以最后拖沓的到达了终点。


终点

随想

每次跑马拉松,终点处的老婆、孩子以及父母,总给自己巨大的信念力量,其实在最后几公里的时候,自己会在观众多的时候跑的稍稍快点,也是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累的走不动的状态。当最终跨过终点的那一刻,自己便从那个温暖、坚强而又疲倦的跑者团体,回归到自己家庭了,简单跟他们分享些过程的艰辛和胜利的喜悦,一起欣赏每次都充满了设计亮点的奖牌,然后一起看看那些还在身后艰难完成最后冲刺的跑友,然后撤离。


凯旋


奖牌

半程马拉松于自己身上的反应与全马类似,全身酸痛,脚底仍磨有水泡,但严重程度大概只有全马的六成。中午恰逢坐车回家途中,空调诱发偏头痛,在床上躺了一下午一晚上,那是后话了。

自己常开玩笑,我的生命就是一场病痛与运动的冲突史,也是一部自己向命运不屈的顽强抗争史。每次自己如此积极的运动健身,也会与自己身体质量之差形成鲜明对比,让许多人迷惑和不解。具体缘由说过多次,在此不表,但自己总希望用这么一个又一个生命的记号,来刻画自己生命的“辉煌”(对自己这么平凡的人来说,辉煌其实有些言过其实)。

每年完成一两个半程或全程的跑步赛事的计划,今年开了一个头,当然也让自己对全马有了更多的敬畏,毕竟自己半马跑的都不是特别轻松。所以如果下个赛事是全马,会更加慎重和积极准备了。

期待自己今年的下一场盛会!

写下评论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