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4,旅行,记忆里的圣彼得堡-冬宫(1)

离自己的圣彼得堡之行整整两个月,所有的记忆都快散去,偶然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晒出圣彼得堡此时动人的景色,便不由得翻起了当时的照片。实际上,自己的圣彼得堡之行有公务在身,而且颇有压力,因此,在公务的两天时间里,个人并没有关注除了工作之外的任何风情,甚至都没有从行李箱中拿出相机。而在我这两天的印象里,四周简单而方正的苏式建筑,路上稀疏的行人,随处可见的军人,我很难把圣彼得堡跟文化、艺术和历史联系起来,倒更多的感受是一个传统的社会主义城市。

但所有的资料都在向我描绘圣彼得堡的魅力,这座作为俄罗斯首都200多年的城市,200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文化、政治和经济的中心,它几乎是俄罗斯最靠近欧洲或北欧的城市,拥有200多座博物馆,也是俄罗斯和世界上最大的科学和教育中心,俄罗斯在近三个世纪中取得的大多数科学发明成果,都是出自这里。

彼得大帝在此展开了他脱亚入欧的宏图,因此,城区的旧式建筑,大多是欧洲风格,行走在河边小巷,总以为自己行走在巴黎或柏林。而近代的苏式建筑,却不断提醒我,这里是俄罗斯。皇尼古拉二世有句名言:“圣彼得堡属于俄罗斯,却不属于俄罗斯人民”。因此,自己后面几天的时间里,搭乘着市区的地铁,匆匆赶往选好的几个地点。

首先是冬宫,它起初是俄国沙皇的皇宫,十八世纪下半叶,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从德国柏林购买了大量伦勃朗、鲁本斯的作品,并开辟了一部分房间用来收藏,这些房间取名艾尔米塔什(法语,名为隐宫),随着收藏品的增多,又兴建了小艾尔米塔什和大艾尔米塔什。最终,这一系列的展览馆和皇宫一起,称为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它与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巴黎的卢浮宫、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一起,称为世界四大博物馆。

上午10点,天气很冷,天空阴沉,地上有些白色的霜,却并不滑。拐过一条街道,便看到远远的冬宫广场,是一片很大的空地,汽车不能行驶,广场中间竖立着一根亚历山大纪念柱,用整块花岗石制成,不用任何支撑只靠自身重量屹立在基石上,它的顶尖上是手持十字架的天使,天使双脚踩着一条蛇,这是战胜敌人的象征(可怜的拿破仑)。左侧浅绿色的建筑群,就是冬宫博物馆,很奇怪的是,欧洲皇室喜欢大片明亮的玻璃窗,以及鲜艳的浅绿和金黄色调,看起来就想起了鲜花和舞曲;而中国的宫殿,喜欢用朱红和深色,大多并不透光,加上些宗教建筑,看起来威严、庄重、肃穆,并让人敬畏。我想这是因为中国皇帝是最高权力的所有者,而欧洲的君王,更多只是一个领主或譬如公司的经理,实际权力很大程度上依赖宗教领袖或诸侯。说起来是契约论、私人财产论的影响结果,再提远些,可能是海洋文明与内陆农耕文明的区别了。

DSC00005_副本

广场另一侧,是俄罗斯的海军总部大楼。实在找不到单独的照片,放上自己留念的一张。请无视刚从马来西亚丛林中回来的,带着当地业余理发师给弄的发型的我。

DSC00011_副本

从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内向外望去,是东宫广场和对面的海军总部。

DSC00336_副本

特地看了看那条代表拿破仑一世,被捅在十字架下的蛇(哎,偶像)。我的16-50短焦相机能照出长焦效果来,还得益于索尼微单α6000的高效防抖,和自己平时对手部的练习。

DSC00261_副本

从纪念柱往回看,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正面。左右两个门洞,是参观的入口,看起来并不雄伟,倒有些清秀,很难想象这是宫殿的正门。

DSC00264_副本

这个角度看,更加清秀了。顶上的雕塑,有些帕特农神庙的味道。柱子却是比爱奥尼亚式男性一点,比多立克式又女性一点的柯林斯柱式,柱头四周以卷涡树叶装饰。由于整个冬宫建筑是意大利人设计,是典型的巴洛克建筑,因此外面用这种装饰性强的柯林斯式也是意料之中。

DSC00265_副本

进去后,居然是个小小的庭院,恰好给排队的、领票的、找讲解的都提供了空间。庭院中间的树林里,停着一辆撞在树上的老式汽车,据说这是一件长期置于此的现代艺术作品。

DSC00016_副本

这是里面排队的入口,旁边的宣传材料上告知了博物馆有Audio Guide的App,但Audio Guide只有英文和俄文,讲解还需要内购。

DSC00015_副本

而自己早就在iPad上下载了官方中文版App,同样包含了内购,自己花了12块购买了孔雀钟的视频和讲解,但完整的虚拟游览需要25块,考虑到虚拟游览的多余,并没购买。

1224_1_副本

售票厅。票价并不贵,400卢布当时折合人民币50块,不过如果要拍照,需要额外200卢布25块钱。买了摄影票后,他们会给你一个小小的圆形笑脸标签,你可以贴在相机上,这样他们便不会检查你是否购买了摄影票了。据说很多游客看到摄影票查的并不严格,所以都省了这200卢布,在里面偷偷用手机或偶尔用相机拍拍。对自己而言,代表着国人的形象,这个钱当然不能省,因此,个人三次购买了摄影票(是的,待了五天我居然去了三趟)。

DSC00019_副本

从一端下去便是Cloak Room,更衣室,寄存也在这里,但这个常年寒冷的国家,更衣室比同在北方的北京,要普遍的多。博物馆内背包不能带入,大点的随身包也不行,所以自己特地准备了最喜爱的大小合适带入的Tumi 22371邮差包。

DSC00022_副本

虽然还没进入验票口,但到处都是古典雕塑。

DSC00030_副本

看到了熟悉的赫拉克勒斯,记得在世纪坛徐悲鸿展中见到过徐悲鸿素描的那件作品。链接:http://www.zyea.com/?p=3625。作为希腊神话中组重要的几个英雄之一,宙斯的私生子,因为受到赫拉的嫉恨,遭遇了赫拉安排的12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他全部完成了,甚至顺道解救了普罗米修斯,参加了伊阿宋的英雄冒险队,并协助他取得金羊毛。十二项任务中第一项就是杀死一头巨狮,赫拉克勒斯最终剥下了狮皮做成了盔甲和头盔。因此,只要看到拿着大棒,身上或头上有狮子皮状东西的壮男雕塑,八九不离十,就是希腊神话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

DSC00028_副本

跟着右侧短发的讲解员开始内部游览,嗯,英文讲解…。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博物馆的讲解员,声音总是特别动听,像中国国家博物馆里常设展的女讲解员,长得秀丽不说,声音抑扬顿挫,听起来简直是享受,扯远了…

DSC00032_副本

换个角度看入口,右侧下方进入,左侧两边楼上台阶。整个环境里,白色的素雅和干净,以及金色的锃亮(据说都是真金),让人有些不太习惯,毕竟在故宫里还能经常看到各种老旧、风化的垣壁,几大殿内部,都是黑乎乎的感觉,这里却像王公贵族昨天还在这里生活一样。两种不同的遗产保护风格吧。

DSC00037_副本

时间到,夜晚11点40,写了1个小时,下次继续。

1 comment

    • 匿名 on 2017年11月13日 at 上午 10:27
    • Reply

    挺赞的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